白同山猎人

日期:2016-03-02 00:00:00 来源:南都晨报

   金鹰张开翅膀,头向前伸,嘴巴半张,脖子上的羽毛直立起来,它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  老箩筐轻轻吹一声口哨。金鹰听到后,把张开的翅膀放下来,缩回脑袋,脖子上的羽毛平复下来。但它并没有完全放松下来,它密切观察着树下灰狼的动向,因为它的眼睛紧盯着新狼王,眨也不眨一下;它的两条强健有力的腿,始终是弯曲着的——那是它时刻准备着起飞弹跳。

  老箩筐看着下面那些灰狼,看着它们爬树,跌落,再站起来。有一部分灰狼,已经跌伤了腿,或是尾巴,或是脖颈,或是嘴唇,或是屁股。可是受伤的灰狼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还都在拼命往上爬,舍命往下跌。狼王和未受伤的就更不用提了,劲头和刚开始一样大。

  栎树下尘土飞扬,“呜呜”声一片。假如抛开猎人,单从路人的角度来看,见到这种场面,以为灰狼在搞爬树竞赛;要么就是发了疯,一群狼疯子。

  “狼都怎么了?不是说它们是很聪明的吗?”老箩筐大声对自己说道,“依我看,多是言过其实了,它们哪里是聪明的?它们只是一些傻瓜而已!”

  老箩筐话音未落,他突然感到背后有“呼呼”喘气的声音,他刚要扭头去看,立刻又停住——他不能扭头,因为,他毕竟是一个老猎人,是一个优秀的猎人!他当即明白过来,他的身后,发出“呼呼”喘气声的,不是别的,应该是一匹灰狼。假如他扭过头,这匹灰狼正好可以把他的喉管咬断!

  他,老箩筐,这个优秀的老猎人,虽然心跳开始加剧,呼吸也有些急促,但他并没有乱了阵脚。他非常镇定,他也没有出冷汗。他腾出左手,迅速从腰间拔出匕首,刀尖朝后。他屏息静听身后的动静,他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身后的灰狼那里。同时,他拿眼角瞄一眼金鹰,他看见金鹰的脑袋微微扭向背后,嘴巴半张,脖子上的羽毛竖立起来,翅膀叉开,说明金鹰也已经发现背后的灰狼。但是,金鹰的整个身子,还是保持着向前的姿势。

  “难道不是一匹灰狼?”老箩筐在心里问自己,“假如是一匹灰狼,金鹰是不会把它放在眼里的!”

  想到这里,老箩筐仔细辨别身后的声响。

  果然,背后的喘息声不是一个声音,而是一个声音高而粗糙一些,一个声音细而粗糙一些。

  “果然是两匹灰狼!”老箩筐心里思忖,“我差一点估计错误,那样的话,我的性命就难保了。不过,让人感到奇怪的是,它们是怎么上来的?难道这两匹灰狼很特别,会爬树吗?还是得到别的动物的帮助了呢?”

  下期预告:老箩筐快速打量一下面前的灰狼,只见它张着大嘴,尖牙外露,眼现凶光,已经做好了猛扑的准备。

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,包括但不限于图片、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﹑信息等,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,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。获得合法授权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"来源:南都晨报"字样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