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远的思念

日期:2016-03-09 00:00:00 来源:南都晨报

   □倾诉 厚安 整理 王渊博

  这个故事是一位老人对已逝老伴深深的思念和不舍。她给我们讲述了两个人一起走过的艰难的、温馨的时光,令人感动。

  承献同志走了。他带着对人生的眷恋,对亲人的难以割舍,对衰老病死的无力抗拒,走了。作为他的老伴,我怎能不痛哭流涕,难舍难割。

  1977年,在同学的介绍下,我们两个都是丧偶的人走到了一起。婚后,我们面对的是几位老人和一群孩子。对老人我们要尊敬体贴;大的孩子到了成家的年龄,要帮助他们选好伴侣;对小一点儿的孩子,要指导教育。

  他问:“我有一大群老少累赘,你爱我些什么呢?”我说:“你修养好,从不发脾气;你待人忠厚,严格要求自己;自你1948年参加工作,勤奋进取,这些证明你是优秀的,使我钦佩。”他说:“你勤劳聪明,我的选择也是正确的。”我们就是在这样互相敬仰和爱慕中生活着。

  他重视对下一辈的教育,要求孙子辈必须走读书的路。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学习要更上一层楼,读研读博,我们都供。”

  我的眼睛不好,报纸上的大事他经常给我说说;杂志上的好材料,他用红笔画画,有空了我们一起学。有些事我们还要议论、争论一番,配合得非常默契。

  2004年,他80大寿。我们摆了宴席,向孩子们宣布,我们要相伴永远,永远相伴。

  他患有老慢支病已有40多年,我一直是无微不至地照顾他。他总是心疼地说:“你太累了,你后悔吗?”我说: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  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:“和你在一起能多活。”我说:“那肯定了,只要我不死,我不会让你走。”我们是朋友是知己,我们就是这样情投意合愉快地生活着。

  寒冬又来了,就在你闯过了无数难关、我们有些麻痹大意中,病魔夺去了你的生命。你走了,我失去的何止是爱人,是难能可贵的朋友知己,教我怎能不痛哭流涕,怎能不绵绵相思,如果有来生,我们还愿做夫妻。

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,包括但不限于图片、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﹑信息等,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,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。获得合法授权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"来源:南都晨报"字样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